華興補習班-新店分校
華興補習班-新店分校
最新消息
  第一次段考後,某一天上完課的中堂下課,小宇一副憂心忡忡地走到櫃台倒水喝,揚懿老師問小宇

「你這次段考考幾分?」

小宇說:

「我只有46分,我爸媽和我都不是很滿意。」

揚懿老師說:

「不會呀,你之前國一段考都只有個位數,這次卻有46分,進步很多呀!」

就連旁邊的櫃檯導師都覺得,小宇可能是心裡暗爽,卻故意講反話,所以我們也沒有很在乎他的奇怪反應。可是一個禮拜之後,小宇竟然告訴我們,輔導的時間他不能來,因為學校老師要留他特別加強,而連上數學課都還會遲到半小時才來上課。我們的導師不斷地警告小宇,如果你不來輔導,你的分數很快就會退回以前的個位數。可能小宇的心理滴咕著:

「最好是!如果配合揚懿老師的觀念,再加上學校老師的大量題目,段考一定能及格,搞不好還能衝到班上前幾名。」

所以,小宇對導師的話愛理不理,繼續不來輔導,也繼續上課遲到。沒想到第二次段考,小宇的數學只有9分,可能分數太低,小宇驚嚇過度,急沖沖地跑來,很誠懇地告訴輔導老師,他可不可以繼續再來輔導,上課也保證不會再遲到。可是世事難料,當下一週輔導的時間他又缺席,原因是他長水痘無法出門上課,有將近三週的時間必須在家隔離。
 
 
  直到小宇水痘好了,出來上課,因為小宇缺太多東西,所以只能用輔導的方式上課,而且只能學習最基本,也最少的內容。但是小宇卻不了解他的現況,還一直吵著說:

「我付一樣的錢,為什麼我不能進去和大家一起上課,為什麼我只能在外面的小教室學一些很簡單的數學,而且一直都是我在寫題目,卻沒有老師一直在上課,我覺得我有被歧視的感覺!」

輔導老師一聽小宇的話非常生氣,和小宇說:

「你本來心理障礙就很大,心病又特重,所以學東西比其他學生要來得慢,再加上好不容易第一次段考累積了一點基礎,卻因為你的自以為是,又揮霍光了,加上有近三週的隔離(沒去學校上課,也沒去補習班上課),現在頭腦裡面一場空,光要打進基礎觀念就很不容易了,給你反覆練習你還不高興,上數學不是去菜市場,『買菜還要送蔥』,當年你國一在『學X』補習班,一個禮拜要上三次數學課,每次都從頭講到尾,你也從頭抄到尾,都不用自己練習寫,你學不好就打你,作業三、四百題,打到最後段考只有個位數,你有『物超所值』的感覺嗎?」

小宇無言以對,只好被迫接受。段考考完,小宇又是眉頭深鎖的來找揚懿老師說:

「第三次段考我只有37分,我老媽和學校老師都說我考得很差,我只贏了10個同學。」

揚懿老師一聽,也像輔導老師一樣非常生氣,就直接問他:

「你數學剛來的時候,只有6分,我們讓你考到46分,你有感激我們嗎?我們換來的是你的不信任與抱怨,反而還去配合學校老師,終於又把自己搞到9分。現在我們又把你救起來了,你依舊不滿意,到底是你不滿意,還是你媽不滿意?」

小宇依然堅持說是老媽和學校老師都不滿意,揚懿老師又問:

「那你自己滿不滿意?」

小宇回答:

「也沒有很滿意。」

所以揚懿老師要導師立刻打電話給小宇的爸媽,和家長溝通,小宇的爸爸說:

「我們對分數不重視,只是氣小宇學習態度不佳,回家要小宇多算數學,小宇就發脾氣,所以常罵小宇,而不是小宇所講的對分數不滿意,所以所有問題似乎都是小宇個人問題,不代表我們的想法。」

後來揚懿老師要導師電話轉給他,揚懿老師問小宇的爸爸說:

「你滿意小宇的數學成績嗎?」

小宇的爸爸說:

「是有進步,但是仍沒有及格。」

揚懿老師說:

「及格有很多種,以小宇的數學要及格非常困難,畢竟小宇從進了國一,數學常常個位數,國一上的第一次段考甚至還考了0分,正負數的運算根本一竅不通,我們除了教他國二的範圍,還要不斷地教他國一的基礎運算,耗費人力之大無法想像,換得的卻是你們的不信任,不妨趁過年好好想想,如果仍然無法信任我們,那就另請高明吧。」
 
 
  很多學生當數學跌到谷底,都很急切地想要一步登天,立刻考好,這是不可能的事,越是心急,就考得越慘,如果不能正視自己的現狀,甚至對分數只能有0分或60分的極端看法,好像沒有60分,其他分數都跟0分沒甚麼兩樣,這樣反覆的個性不改,甚至又開始質疑,又開始周旋在『大量的題目』和『用觀念學習』的方法之中,只會讓自己萬劫不復。這就很像是以前所謂『邯鄲學步』的故事:戰國時候,燕國有個青年人,他聽說趙國都城邯鄲的人特別有風度,他們走起路來,不緊不慢,又瀟灑又優雅,那姿勢特別好看。於是這位燕國青年決定要去趙國學邯鄲人走路的姿勢。他不顧家人的反對,帶上盤纏,跋涉千里,專程趕到邯鄲一心要學邯鄲人走路的樣子。學了一陣子,走的依舊不是很順,燕國青年心想,自己原來的姿勢和步法好像也不會很差,於是,他想把兩個方法融合在一起,創造新的走法,最後終於學的一團亂,只好爬回燕國去。
回上一頁

課程專線 : (02)8911-5557   地址 : 新北市新店區北新路二段14號2樓(捷運七張站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