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興補習班-新店分校
華興補習班-新店分校
最新消息
  跟隨揚懿老師到華興揚懿老師派給我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接下國小五年級和六年級的數學,華興原有的老師因為人生另有規劃,在新的學年的國小數學需要一位有經驗的老師來接手。對我而言,這其實是一個相當輕鬆的任務,因為從大學時代就開始在其他國中補習班教國中數學和理化,因此當時對於要接手國小數學,我是充滿了自信,也希望藉由這次的機會好好培養未來國中班的種子學生。
 
  對國小生來說,學校數學老師或數學課本所教的方法往往都是過渡的方法,未來上了國中相同的單元卻是用不同的解法。例如:國小五年級數學在學因數與倍數,到了六年級也在學因數與倍數。五年級老師要學生每個因數或倍數都要一個一個寫出來,到了六年級卻告訴他這個方法很爛,要用短除法才好算,導致許多五年級原本功課很好的同學,到了六年級卻甚麼都不會。而國小六年級就有未知數的單元,未知數的應用題(雞兔同籠問題)卻是要他們用算幾隻腳的方法,寫了一大堆算式才能求出答案,但是一到了國中卻告訴同學們,小六學的方法非常的爛,要他們全部轉成未知數的方法來寫,類似上面這種,對於教學不連貫的行為從國小到國中一在上演,以至於我們常常遇到很多同學們,國小數學明明成績非常好(90分以上),到了國中成績卻是一落千丈。
 
  為了同學們的未來著想,我剛開始教國小數學時,揚懿老師希望我都要求同學們要配合我們的想法,用國中的方式來解國小的問題,我們的想法就是,如果你連國中的方式都會寫,也很熟練,那麼國小的題目對你來說不是更加簡單。未來就算你上了國中,遇到和國小完全不同的觀念時,也不至於錯亂,課程的銜接也會相當地順利。
  但是,同學們的想法卻不是這樣,學校的老師一再要求同學們要按照他的方式學習,有些同學感受到來自學校的壓力後,就不斷地向我抗議,說我為何都不照學校的方式教,我教的東西他都完全聽不懂!面對這些同學的抗議,我非常地挫折,除了不知道該如何向同學們說明我的用意,也不知道該如何向揚懿老師反應同學們所遇到的困難。因為在我自己的想法中,總認為揚懿老師很嚴肅,不管是以前當老師的學生,或在老師底下教書,總是很害怕揚懿老師可能因為我跟他反應同學們都不配合,就罵我不聽指揮,甚至更可能因此而失去這份工作!
  這樣的情形一再上演,我和同學們的衝突日漸增加,但我又一直試圖掩蓋事實,不敢讓揚懿老師知道真實的狀況,每當揚懿老師問我:「小六同學們最近學的如何?」我總是回答:「很好阿!同學們都很配合,很認真聽課。」因此揚懿老師就沒再追問我,直到有一次上課時,因天氣較悶熱,揚懿老師請櫃台導師幫忙開教室的冷氣,櫃台導師一進我的教室開完冷氣後,立即衝去向揚懿老師報告:「小六班的同學都沒在聽老師上課!」揚懿老師一聽,下課後立即約談我,而我的回答依舊是:「很好阿!同學們都很配合,導師看錯了,他們其實很認真在聽我上課。」揚懿老師當下並沒有說我的不是,反而替我說話,責備導師不應該懷疑我的判斷。但我其實心裡的想法卻認為「是不是這樣的要求太過頭了?」也許現在同學們的年紀還小,只要我改變教學方式,配合學校老師的教學進度,依照學校老師的解題方式把題目的意思和未來的觀念教得更清楚給同學們,也許這樣同學們會更能夠自然地接受,也不至於再有「補習班」和「學校」相互拔河的情形。
 
  經過那次導師進來教室之後,有次下班時,揚懿老師和我一起去吃晚餐,吃飯時,揚懿老師笑笑地問我:

「你覺得小六現在上課遇到甚麼問題?」

因為平常總是怕老師罵,我都沒有老實跟揚懿老師說明真實情況,所以我仍舊回答:

「很好阿!同學們都很配合,沒有問題。」

揚懿老師聽完之後並沒有生氣,依舊笑笑地跟我說:

「你老實說沒關係,同學們上課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怎麼可能沒有問題。你跟我說實話沒關係,我不會生氣。」

我觀察了老師的表情,確實沒有在生氣,和平常不同的是,老師臉上相當和藹可親,因此我終於向老師坦白:

「我覺得現在的教法,給他們的教材太深了,對他們來說,國中的方法可能真的太難,可不可以等到這些學生上了國中之後,再給他們學國中的方式,我想要先按照學校的方式教他們,免得同學們又要像我抗議。」

揚懿老師聽完我的想法後,就跟我說:

「我的教材當時就是要讓同學們上了國中之後,課程銜接不會很吃力,如果是我,我不會怕同學們向我抗議,反而很喜歡他們跟我抗議,這樣我才能夠跟他們溝通我的理念,說服他們我的想法是對的!」

我的回答:

「可是國小的同學已經不聽我的話,上課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是無言的抗議,我怕我溝通之後他們可能不補,到時我怎麼向你交代。」

揚懿老師並沒有反駁我的想法,反而放手讓我去嘗試用學校的方法教同學們:

「既然你有自己的想法,現在國小也是你在教,不如就照你的方式教教看,也許我年紀大了,時代不同了,只要能夠搞定同學們,讓他們接受你,這個方法不妨一試。」
 
 
  於是我開始按照同學們不同的學校進度,針對不同版本的同學出適合他們範圍的考卷,再把相同範圍的單元一起講解,不同的單元分開練習並講解。同學們聽到我的改變,一開始就很欣然地接受,也沒有同學再向我抗議「怎麼補習班和學校教得方法不一樣?!」然而,事情總是不盡如人意,原以為配合學校的進度和解法,同學們能夠更快樂地學好數學,卻因為同學們在學校因為已經聽過學校老師上課,雖然對於應用題的觀念不是很清楚,但是因為在學校,學校老師就已經把方法硬塞給同學們,而同學們也把解法背得很熟,就算不知道為何要這樣算,也能算出答案。於是每次來華興上課時,每位同學都表現出很疲憊的樣子,對於我的講解都愛理不理,甚至最後連我為他們特別準備,不同範圍的段考練習卷都完全不想寫,每次來到補習班最在意的事情就是「學校出的功課有沒有寫完?」上述的情形一周比一周還要嚴重,只要我想要把觀念講清楚時,同學們就自動進入「抗拒模式」,完全不想聽也不想算,只重視眼前的成果。這個現象一直持續,直到小六畢業,這個數學班終於宣告瓦解!
 
  很多同學常常都只在乎眼前的分數,只重視眼前自己所學的內容,但是對於一個老師來說,孩子的未來表現才更是應該重視。但是同學們往往不了解老師的用心,只要眼前沒有遇到的內容、沒有學到的觀念,就碰都不想碰,學也懶得學,有的時候,學習過程中過渡的方式不必太過在意,就好像一個人需要用「火」,難道還要學原始人一直「鑽木」嗎?還是要像現代人一樣直接打火機一點就能使用呢?真正的高手,對於眼前的過渡方式完全不會在意,反而是隨著年紀越大,越能夠接受新的觀念和想法。
 
  對於這次教小六數學所遭遇的挫折與失敗,讓我意識到自己在教學時有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相當地「怕失敗」!最初我的想法是為了同學們的未來,但是遇到同學們的抗議時,我的選擇並沒有堅持自己的想法,也沒有積極地向孩子們遊說自己的作法是對未來的學習有幫助,反而是因為怕被同學們抗議,怕被揚懿老師責罵,而選擇向學校老師妥協,配合同學們的要求,最後的結果就是我變成了學校的『輔導老師』!害怕同學們可能因為不習慣我的教法而選擇不補,對同學們討好的結果,,雖然換來同學們對我的上課不吵不鬧,卻也同時換來同學們對我的教法離心離德,完全沒有向心力可言。
 
  一個創新的想法推出時,總是會遇到原有想法的挑戰,此時就是老天在考驗一個人做事會不會成功的機會。假如我當時堅持自己的想法,也許還是有同學不接受我的教法,但是當我如果選擇堅持,不停地和同學們溝通,那麼同學們也會開始思考為何老師要這麼堅持?是不是這個方式真的對自己有幫助?若是真的對同學們有幫助的觀念,多和同學們溝通,也能藉此機會多了解同學們的想法。倘若真的同學們一時還是無法接受而不上我的課,但總有一天他會了解我的用心。厲害的老師就像能征善戰的將軍,遇到敵人(學校老師)的挑釁不是屈服,而是反擊!!一個有經驗的老師,不只是教學內容對學生有幫助,更重要的是要具有非常強的溝通能力,一旦遇上同學們不配合的時候,只要是對的方式就要選擇堅持到底,寧可多花時間和同學們溝通想法,也不可以輕易地放棄,選擇轉彎的結果,就是換來同學們對我的輕視!!
 
  有時候想想自己「為何會這麼害怕失敗,害怕衝突?」可能跟我小時候的成長背景有很大的關係!從小成績就在班上名列前茅,也是師長們眼中的「乖乖牌」,「好學生」,自然很少面對挫折,也很怕和人發生衝突,腦子裡想的就是討好學生,不和學校起衝突,害怕面對失敗,結局就是一敗塗地,更慘!!這個現象其實不只在我身上,在很多「好學生」的身上也很常見!某位前總統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他的學歷無人能比,高中念的是第一志願,大學又是台大明星學系,又到哈佛大學念書,從小經歷相當地完美。但是這位總統執政後,政策卻是一再地轉彎,想討好每個人民,結局就是創下有史以來最低民調,討好的結果就是每個人都不滿意!而揚懿老師「為何不怕同學們抗議,不怕被罵?」可能和老師小時後,段考成績往往都是班上倒數,遭遇過太多師長們的責罵,也習慣了被罵,在遇到被罵時,能夠堅持對的想法,不怕失敗與挫折,反而更容易成功!這次的失敗也讓我重複思考「一個學生為何需要補習?」「補習班如果沒有更棒的學習方式,那補習班老師存在的意義在哪裡?」
 
  當暴風雨來臨時,你是選擇成為老鷹面對風雨的挑戰呢?還是成為老鼠躲進洞穴中害怕發抖呢?
回上一頁

課程專線 : (02)8911-5557   地址 : 新北市新店區北新路二段14號2樓(捷運七張站旁)